阿克苏地区启明学校:让特殊教育的孩子同享改革开放成果

王者28

2018-09-09

  嫡亲们为鄢大爷夫妇祝寿,一致决定爷爷的生日按照村红白理事会的要求办,并由庾文定操办酒席事宜。于是,兄弟特地请人写了几十份红纸辞帖,在本组户户送,亲朋好友电话辞,一再说明不办酒席的原因。乡村干部现场监督,整个场面没有放一封烟花爆竹,酒席全部开支约一万元,共节约了九万多元,但嫡亲们对办酒个个满意。鄢大爷留嫡亲全县491村(社区)全面铺开  像鄢大爷这样的例子,在衡阳县不是个案。  从2017年初衡阳县委召开常委会专题部署移风易俗工作以来,先后在25个乡镇30个村试点,并在全县491村(社区)全面铺开,成功号召群众“婚事新办、丧事简办、其他喜庆事宜不办”事例数百起,也在很大程度上帮助群众减小了人情负担。

  为此杨献英挖掘出男孩的优势,并且耐心细致地分析给女方父母,最终通过杨献英苦口婆心的劝说,女方父母主动提出不要彩礼。并且婚事从简,婚礼上没有请婚庆,只在家里摆了十几桌酒席宴请了双方的亲戚和朋友!婚后,小俩口互敬互爱,孝顺双方的父母,并且通过两人的努力奋斗,房子有了,车子也有了。这桩婚事下来,她没有收一分钱媒利,倒贴了近百元的电话费!  当好红娘,缔结良缘,抵制高价彩礼,既造福社会,也有利于自我。这条路杨献英将继续走下去。同时,她也倡议所有热心当红娘的同行,一定要以弘扬社会正气,倡树文明新风为己任,不贪图私利,全心全意为青年男女服好务,做好双方家长的思想工作,当好高价彩礼的降温箱,减震器,成就更多美好姻缘,为社会进步做出更大贡献。阿克苏地区启明学校:让特殊教育的孩子同享改革开放成果

  记者许魏巍摄  剧中饰演阮籍的张宏伟,从事京剧专业近50年,他形容这次跨界像“改行”:“话剧与戏曲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艺术。话剧是在生活的原貌基础上进行再现,而戏曲也尊重生活,但经过艺术地夸张、变形、放大,最终呈现的可能与生活原貌大不同,比如脸谱和程式和生活里完全的不一样,是表现型艺术,二者是完全不同的逻辑。

  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建筑业事故总量同比上升%,自2009年起建筑业事故起数开始超过煤矿,已连续9年为工矿商贸事故最多行业,主要事故类型为坍塌、高处坠落、塔吊和升降机倒塌事故。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坚持依法治国首先要坚持依宪治国,坚持依法执政首先要坚持依宪执政。从中央政治局决定启动宪法修改工作,到《中共中央关于修改宪法部分内容的建议》在党内外一定范围征求意见;从党的十九届二中全会审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修改宪法部分内容的建议》,到全国人大常委会形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草案)》的议案,提请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审议并通过,这次宪法修改,始终贯穿科学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精神和原则,是我们党领导立法、保证执法、支持司法、带头守法的生动实践,是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的生动体现。  “法与时转则治,治与世宜则有功。”宪法是治国安邦的总章程,是党和人民意志的集中体现,在我们党治国理政活动中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和作用。

走进阿克苏地区启明学校,校园干净整洁,孩子们排着队从操场返回教室。

走过校长贺宗筠旁边时,一个孩子喊了一声“贺老师,我们爱你。

”其他孩子也喊了起来,操场上“我爱你”的声音此起彼伏。

“他们能听出我的声音。 ”贺宗筠说。

这是一所特殊教育学校,刚刚排队走过的是一群盲孩子。

阿克苏地区启明学校前身是成立于1987年9月的“地区中山聋哑人学校”,2014年9月开设盲教育,首批招收20名盲生。 2015年10月开设培智教育,首批16名培智儿童入校就读,其中4名自闭症(孤独症)儿童。

目前,阿克苏地区启明学校对阿克苏地区、农一师的视力、听力残疾义务教育阶段儿童少年实行零拒绝,智力、多重残疾儿童少年入学共计206名。 孩子会写“4”,让老师们泪流满面许芳芳老师2016年从新疆师范大学特殊教育专业毕业后来到阿克苏地区启明学校,现在教培智班二年级。

培智班的孩子主要有唐氏综合征患儿、脑瘫患儿、自闭症患儿等。

古力孜巴还只会写数字1,而且“画”1的时候,会把整张纸画满,无法在田格本中书写。 经过一个学期的努力,许芳芳手把手教古力孜巴认识了“4”的数字。

当古丽孜巴“描出”第一个“4”的时候,许芳芳激动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那个时候,我特别有成就感,觉得付出是值得的。 ”许芳芳说。

和许芳芳一样,2015年从新疆师范大学特殊教育专业毕业的杨岚老师,也在自己的教学中有很多感动。

杨岚教培智班1年级。 涨涨有智力障碍和听力障碍双重障碍,今年10岁,但无法正常沟通交流,生活自理能力弱。 杨岚只能通过孩子的微表情判断他是否拉裤子。

每天正常课程结束后,杨岚都会教孩子手语。 一个学期之后,有一天,当杨岚抱着作业本进教室的时候,涨涨帮杨岚接过了作业本。 “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从事的是一件多么有意义的职业。 教会一个普通孩子也许很容易,但是教会一个特殊教育的孩子,是特别不容易的事情。

”而让杨岚印象更深刻的一件事,是9岁的疆疆小朋友,在一年以后能对自己的名字有反应了。

疆疆是重度自闭症儿童,语言完全不会,听不懂,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上课的时候会在教室乱跑,这是杨岚第一次接触疆疆的印象。 杨岚叫疆疆的名字,没反应;和他拍手互动,也没反应。 那时候的杨岚觉得要和疆疆交流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看着家长每天把孩子送过来,杨岚也不忍心拒绝,于是她每天叫疆疆的名字,尝试和他互动。 过了一个学期,当杨岚叫疆疆的时候,疆疆终于有反应了。

“虽然叫名字时,疆疆只是不太在意地看一眼,还不会回答,但是我还是好激动。

”杨岚说。

特殊教育的老师需要付出更多“叫了一个学期,孩子对自己的名字有反应,都能让我们的老师这么激动。

这在普通学校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我们特殊教育的老师手把手,全程陪同孩子,对孩子付出了相当多的爱心。 ”贺宗筠说,教育的力量是巨大的,而老师们的付出也是值得的。

特殊教育学校的老师们,付出不求回报。 贺宗筠说,很多人对特殊教育工作的认识还停留在“保姆”的层面上,学校讲授学科知识、进行康复教育,有些家长不配合也不理解。 认为学校“把孩子看好就行”。 有时候孩子误伤了老师,家长会反过来责问老师:“孩子是傻子,老师也是傻子吗?”遇到这种情况,贺宗筠总是很难过。

但是贺宗筠还是坚持要求老师们帮孩子们重建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 虽然老师们都富有爱心也不求回报,但是贺宗筠还是对老师们出现职业倦怠有所担心。 “特殊教育的圈子小,老师们交际交往圈子也小,开展教研活动都没几个同行。

这可能会影响老师们的专业发展。

而且因为特殊学校少,在特殊学校工作,不太可能相互流动,也不太可能流动到普通学校。 如果刚工作的时候就能预见到自己退休时的情形,很容易出现职业倦怠。

”贺宗筠说。 目前,阿克苏地区启明学校每年通过人才引进、特岗教师、免费师范生等多种渠道选聘特教专业教师充实到特殊教育队伍当中。

2014年以来,安排专项经费派校长、特教骨干教师到南京、上海、苏州等地进行培训、继续教育,学习先进的办学和教学理念,开阔教师视野,逐步缩小与内地、沿海发达地区之间的差距。 通过校本培训、基本功大赛、论文评选、视频课比赛、教科研等活动,依托特殊教育能手培养工作室、自治区捆绑发展计划等加强本地区特教教师和疆内其他特校之间的联系和交流,为特教教师队伍专业化成长和科学化、规范化管理创造良好的条件。 特殊教育学校不只是扫盲在启明学校盲生四年级,孩子们不仅会合唱、打快板还能给动画片《熊出没》配音。 贺宗筠说,刚过去的六一儿童节,孩子们各展才艺,各显神通,有的班级唱豫剧《谁说女子不如男》,有的班级演《小蝌蚪找妈妈》,还有的班级跳《我也有个中国梦》,这离不开学校的课程改革。 “社会认为我们特殊教育学校扫盲就行了,但是我们希望为孩子们奠定坚实的基础,为他们融入社会,回归主流,能和正常人一样享受改革开放的成果贡献自己的力量。

”贺宗筠说。 学校开足开齐课程,开设了语文、数学等学科课程,绘画与手工、音乐、律动、体育等艺体课程,定向行走、聋儿语训、感统训练等康复课程,品德与社会、劳动技术、科学、职业技术等综合性课程,为残疾学生的持续、全面发展奠定基础。

为了深化课程改革,面向全体学生落实分层教学,发展学生个性特长,学校根据三类残疾学生的认知特点,培智部开设轮滑、非洲鼓,盲部开设合唱、快板,聋部开设陶艺、石头画、脸谱绘画、剪纸、武术、篮球、舞蹈、书法等共计12个学生社团,对不同残疾类型、层次和爱好的学生进行缺陷补偿和潜能开发,使学生各尽其能,各得其所。 丰富学生生活,推进校园文化建设,增强学生的综合素质,提高学生审美能力,进行个性化、创造性的教育工作,推进学校教育发展,提高教育质量,让每个学生全面而具有个性地发展,营造科学、和谐的校园文化。 在校本课程方面,根据学校实际编写了《糕点制作》《安全万里行读本》《手语故事》等。

为了学生的升学和就业,启明学校为初中年级以上听力障碍学生设置糕点制作、手工、美工、皮雕制作、烹饪等课程。

2016年毕业的学生有三人被西点屋聘请,初步实现自谋生计,达到了一定的效果;为13岁以上视力障碍学生设置盲人按摩课程,目前有三个盲生已取得盲人按摩初级资格证,通过开设职业教育课程从而提高了学生步入社会、融入社会的适应能力和水平。

建校以来,共有25名聋生升入乌鲁木齐市聋人学校高中部就读,15人考入新疆残疾人职业中专学校继续深造,3人被阿克苏伊格尔有限公司录用。 学校也先后获得自治区教育先锋号、阿克苏先进基层党组织、阿克苏地区“五一”先进集体等称号。

“我们一直告诉孩子们,不要靠同情和可怜,我们只有比正常人付出更多的努力、做得更好,才能得到肯定和尊重。 我们一直在努力培养孩子们的自强、自立和自信,也希望全社会能给这个群体多一些尊重、理解和支持。

”贺宗筠说。

(中国教育新闻网记者张春铭)。